博客年龄:15年9个月
访问:?
文章:622篇

个人描述

本博客所有文字,皆为l临清流原创,禁止转载,违者必究。邮箱:912818794@qq.com

春约

分类:散文
2018-05-02 14:54 阅读(?)评论(0)





(一)

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。于是,我一个人,只身去赴约。

最盛大的丰富,是安静的,就像春天。于是我安静地走向你,只为,用全部的身心与你交融,与你相和。

何时感应到你的呢?也许,是从一缕春风开始。走在街头,风动枝摇,有什么东西撩拨而来,酥酥地,柔柔地,不经意地就贴了上来。拂过你的脸,拂过你的发,拂过你的毛孔。你终于闭起眼睛,任其撩拨,心悦臣服。春,像那个调皮的孩童,就这样从一缕气息开始,引诱你,撩拨你,进而长驱直入。从此,你和自然和解,且甘愿长驻其中,不再严守死裹。

惊蛰的一声春雷,滚动而来。不经意地,河边的柳,岸边的草,枝上的花,竟都悄然变色。点点的绿,米粒的红,盈盈的紫,都悄悄地泛上来,直到,一夜之后,盛装出场。春来花自青,秋来叶飘零。究竟是怎样的诱力使然,让一颗颗种子,一株株幼苗能经受着长久的蛰伏和等待,却又能如期醒来?花草,岂不是比人更高级的生命?人之浊陋,如何匹配?

安静地站在春光里,看那如着油画一般的世界,灿灿地斑斓,油亮地闪烁,你不得不被一种力量惊艳到。那不仅仅是山抹红霞,绿林如带;也不仅仅那运河边的春波碧绿,柳丝软斜;也不仅仅是那玉兰朵朵,亭亭向天;也不仅仅是那无边春草,萋萋蔓延。而是,你听到了一种安静而强大的声音,她们浩浩荡荡,万众一心,数日苦等,长久煎熬,终于破光而出,从此霄壤有别,不负此生。她们,终于完成了她们自己。

如此盛大的安静,盛大的丰富。我知道,唯有安静的心,才能匹配。所以,我一个人来赴约。



 

(二)

生命里走过了不少春天,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。

行走在春天,就像行走在自己人生的驿站里。那是我和花的事,那还是我和时光的事。

人生最惬意,是你扬起脸来,接受风的轻吻,接受花香的邀约,接受鸟语的温存。慢慢经行其中,打开的却不仅仅是身体,而是被春风唤醒到每一寸毛孔,被花香熨贴到每一寸皱纹。深深一嗅,人花一体,瞬间薄透轻盈。

是的,如果你决定了去快乐,就没有人能阻止你快乐。就像如果你决定了走向春天,那么所有的春意都会为你而来。

阳光下,运河边的一颗柳芽昨日还是点点,今日却已长发如丝。桃树上的粉蕾,昨日还是盈盈紧握,今日却已粉粉娇然。那些暗夜的情思啊,终于在春风的蛊惑下,索性不管不顾了,点点绽放开来。成丝,成林,成帘,即便,织不出牡丹亭上三生梦,也只愿与天地结盟,与寸心交杯。开过,就算此生无憾了。

你听见,花的心事,草的私语了吗?那一抔月露精魂的瓯盏,那一把日光霜魄的茗鼎,终需要另一种形式的交付。化作柔柔的瓣,娇嫩的叶,莹润的蕾,长在人间,却似非人间,那是天地的性灵,注定会惊艳世人。只是,娇嫩鲜妍能几时?注定不堪尘重啊。

可是,要我说,终开过这样无暇的尘梦,终来过这场惊世的演出。短暂,又有何妨?俗世的你我,可曾绽放过这样无暇的性灵时光?

张岱说,桃则溪之,梅则屿之,竹则林之。春天的桃花,有溪水相应,的确美不胜收。粉的,红的,绿的,白的。各自含芳吐艳,姿态窈然。可,最爱,仍是白。就是那么素素的,安静的一立,小小的绿叶点缀其中,那白,却如星斗回眸,脉脉而洁净。是的,我觉得洁净最能匹配她。生命之初白,生命之终白,一场洁净才是人间里最动人的演出。不以色讨好,不以相媚人,只站在春风里,任你姹紫嫣红看遍,只凛凛不语。她,只等为她转身的人;奔赴她,就是奔赴一场死生契阔,却不需要理由。

爱春之美色,亦爱春之鸟鸣。不经意地,像是云线一扯,天地漏下一线之泉,莺鸣滴落,破空而来。起先是低声鸣唤两声,然后便两相对语,欢快轻扬,婉转有致,像是那弦上的震落,回环流转,继而空灵入霄,悄然拨在你的心上。好一串云霄上的流泉,只叫得你天地澄澈,片尘不沾,身如鸟轻。

尤爱暮色下的春意。当夕阳跌落,万花敛目,淡淡的暮霭里,穿行花丛,像是赶赴一场行将结束的约会,心会格外珍惜。因为要乘还能看得见的时候,再看她们一眼。我珍惜她们,珍惜的就像没有了明天一样。

暮色,是一种心境的开启。而珍惜,才配得上美色的拥有。

此时的行走,空旷而寂静。风里有淡淡的花香,有柔柔的春意,有轻扬的落花。我嗅着这一切,继而身心被慢慢占据。我和春之间,不再是以色相交,不再是以声相应,而是魂魄相交,姿态相吸。你知道她们在,用你的身心感应她们的悲喜,她们的隐忍。我们相融为一。

最深的相知,一定是这样的。

转角,恰遇桃花林。那种惊喜,让我惶恐。她们密密排列,姿态嫣然,花香渺远。今生,我何德何能,能让她们对我夹道相迎,此是多大的殊荣。穿行其中,竟觉内心濡湿。我只能让自己负手而行,只为让自己收起多余的枝节,袒露全部的身心,去迎受她们,如迎受一场人生的盛宴。

 


(三)

真正的春天,花会开,花也是会落的。

然而,我终于不怕。

安静地坐在暮霭沉沉的夜幕中,灯火在远处,热闹的人声依稀可辨,可是,这昏黑的春之夜晚,却又有一种饱满的自足。是因虫鸣在耳,还是因花香依稀,还是因浩荡的春意如无边春水,将人轻轻托载?我相信是后者。

于是,独坐没有独,因有众花相伴;于是潜渡光阴没有孤,因有暖意相浮。

春天的心,原来,是没有孤单的。

环顾四周,天上有明月缱绻,地上有无数花草精魂在侧,风把一个世界的温柔捎来。暮色消隐了我,我亦化作暮色,成一棵草,一株花,何曾不也很好?

用一个世界的热闹,成全我一个人的梦,多么奢侈。

俯瞰着地上的落花,想起那个葬花的姑娘。她,何曾不是天地的精魂?心肺里的洁净不染,终能和花树相应,由生怜惜和自惜。所谓的红颜薄命,不是因为红颜,而是因为命吧,是那洁净天然的命,如那盈然灿灿的花瓣,纤洁而娇嫩,怎经得起世间风霜的折杀?

今日,我已没有了最精纯的瓣,但,只愿做那苍劲的根。那里,没有凋谢,没有死去,只有重生。

多少人,年轻时,好鲜衣,好怒马,好精舍,好古董。然而,岁月倏然,弹指之间,一切成梦。那些豪奢的梦啊,最后如花瓣落地,片片凌然。可,有了老根就不怕,如张岱者,国破家亡之时,粗服衲衣之间,却能在那个陶庵漏屋里,将逝去的每一片花瓣,慢慢复苏,重新捡拾,终成一绮梦。

所有的梦,唯一的不同,大概就是,梦是正着讲,还是倒着说。

但我相信,落花的回顾里,定有着比当时更多的美和惊艳。因为,所有的滋味,皆是以心布色,而不只是眼。

此刻,我坐在老屋的窗前。看花,也看屋。这居住多年的房子,也终究成了我的落花。她曾经承载过我的青春,我的姻缘,我的世俗悲欢。共度过的十载光阴,曾灿灿分明,也曾惨惨迷离。今日将别,屋舍俨然,陈设犹新,然却不留恋。

何也?

或许只因为深深地活过吧。有过陪伴,有过珍惜,有过心痛,这千百滋味皆已尝受,且留驻心间,成为最饱满的拥有。

所以,至于留和去,已经不重要了。

落了的花,就任之落去。那是花的结局,也是心的顺应。

就像这个春天,我曾深深的融入和珍惜过。当春归去,也便无风无雨了吧。

仰头,春天的月脉脉凝望。今日,不再思接千载,不再神游八方,恍觉,自己的目光,才是唯一的方向。

舟不渡人人自渡,岁月的河,原来我已悄然岸上。人间之事,不外是,不来不去,不取不失。只身向月,亦可得圆满。

有了一颗自带春意的心,谁还会孤单?

 

 

 

  最后修改于 2018-05-06 22:42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上一篇: 六月记事 下一篇:清明,祭母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