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年龄:15年7个月
访问:?
文章:622篇

个人描述

本博客所有文字,皆为l临清流原创,禁止转载,违者必究。邮箱:912818794@qq.com

生命的轮回

分类:散文
2017-07-20 16:17 阅读(?)评论(0)

生命的轮回

 

看电影《春夏秋冬又一春》,有深深的澄澈之感。

《春》之一出,是生命之初,善或者恶并不存在,因为生命的意识还未曾苏醒。当小孩子将线石扣在鱼身,蛇身,青蛙身,我想人欲之初,是为“占有”吧。

生命本身潜伏着无数欲望的开关,不打开便是天堂,便是幸福。

悲哀的是,人间之幸福,常常是在失去以后的回望之中,才意识到的,而此时,往往幸福已经悄然溜走。

“开关”这个词真好。人之欲,若在山中,便是关;若到红尘中,便是开。种种诱惑齐齐汹涌而来,也便让生命的一切开关齐齐打开来。“诱”便是累,亦是罪之始。

 

《夏》中,和尚见色生爱,又因爱出走,一步步滑入红尘,进而杀人。

可见,一切的诱,必是以美好为引信,为火舌。是美,也必隐藏着恶。越美,人性之“占有”的开关,启动时更甚。

老和尚的安详,必是以舍弃一部分的美为代价的,不舍弃,便是以身供奉红尘。

历红尘,何曾不是去历劫?欲望之诱打开,便是劫难之始。

而有时,唯有深深去经历,才能真正跃出水面,获得最后的安静和祥和;逃避,只是表面妥协罢了,内在的火星依旧红艳艳。所以,放任小和尚去红尘尽情活一番,未必不是解脱之道。

 

爱之初始,如小和尚对那女孩,究竟是源于何境?他对她的渴盼,是源于心灵,还只是身体的某个器官的吸引(悲哀的人类永远不能甩掉器官的存在以及它最强烈的渴盼)。如果只是他的器官呼唤她,那么,这爱,于他何干,又于她何干?

只是,先出于器官之欲,还是出于心灵之爱,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不存占有之心才好。

可,不存占有心,多么的难。

因为爱,不仅是情感,本身便蕴藏了占有的机锋。我爱你,爱这桌子,爱这花草,因了这爱,便有了贪恋,有了占有的欲望。“由爱而生怖”,不爱,便也悠然。爱,是多么需要警醒的存在啊。

人打开占有的开关,只是瞬息之间,难的是,想占有,却又偏偏无法占有。一如你的爱人,你的爱月,你的爱风……如此,便只能是为难自己,痛苦自己罢了。

若爱,请保持欣赏的角度就好,如欣赏月,欣赏风,关乎心灵,而无关身体中器官性命的相系……因为扎根身体的爱,便是沦陷,便是劫难。

也许,崇高的爱,一如我们爱天地,爱日月那般,是无关器官性命相系的占有,而只是关乎心灵的盛赞吧。但,换言之,那样的爱,也许太够圣洁了。

 

 

《秋》中,为欲杀人的小和尚,再次归回深山,他痛苦不堪,这便是是为欲而来的结果。

洞悉一切的老和尚让之抄刻心经,让之平静。不由自问,佛教便是让人心回归本源的一种途径吗?

人本无欲,只是被红尘诱惑所激发;入山来,然后再慢慢闭拢,回归本我。人之本我,便是深山僧人之样式吗?——一个人,一具肉身,无欲无求,天然本真。

人之复杂,正是由于红尘之复杂罢了——是人群之中的拥挤碰撞,活色生香,激出了一层层欲望的浮浪,让人以为身在人丛,而其实,不过是表象:人永远是深山中的那一人,不过是被济济的人头迷乱了眼睛,因为,你永远还是一个人出生,一个人行走,一个人离开。

那些无关的声色喧嚷,会让人误以为是自己的凭依,而其实,不过是换了一种人声的背景罢了。

 

一个人靠近一个人,或贴近一个群体,或挤进一种荣耀,不过是舍弃自己,出卖自己罢了。他人本和我一样,难道被人熟知就是高级?那也许不过是他人有其便利而已。

很多时候,人只是喜欢用万众一眼,铸成一种假象,因为那也更容易成为一种假象。诸如大街上几人围拥一狗吃食,他人不知,一再围拥,层层聚集而来,便误以为一件伟大的事件在发生。

跟风盲从是人之弊端,而加上无数人的跟风,便铸成了不可动摇的事实一般。这其中,有多少是虚妄,是无聊。

我才不想以靠近你为荣呢,我是自己的存在,自己的荣,自己的王,我有我的王国。你的王国,我并不向往。

喧宾夺主本末倒置,是人间的寻常剧目。

而亲密,亦是假象。你终究一个人离开,无法替代。

 

《冬》里,在广袤的天地间,老和尚死了,不再回来了。房子便成了永远的寂静。门扉一日日腐化,地上的落叶一日日斑驳,房舍也渐渐风华侵蚀。人的痕迹慢慢被消磨,渐渐成废墟,唯有天地依然。

是啊,一人之于天地,不过是渺茫,是暂时的过客。天地四合,白野茫茫,天风寂寂,那也原是人生常态。

人,不过是到天地之间走一遭而已。

过了,便是过了,无人记得,唯天地依然。

我等俗人的悲哀,是常常站于渺小的庭院来视人,是以俗众之一来视自己,而不是以天地之眼——总是将自己看得过大过重。而天地之间,我们不过是一尘,如草木之荣枯自然,何来悲喜?

人之存在的数载,才是真正的庆典。每一日的生活,才是最珍贵的。

 

而其中,你磨折他身的,必也将化成另一种形式磨折自己。就像伤害他人的石头,有一天,也会变成你心里的石头。

 

一生,若是在深山,清净无尘,但也是重复,亦是无趣。去了红尘,有趣却又苦痛加身,亦是煎熬。

唯有入得红尘,又能出尘,方得至上之活吧。这,是一种修炼,亦是一种丰富。

少年在山中,青年在红尘,中年又归山,真好。

而最好的人生一定是,入得进,又能出得来。

不经修炼,少了历练;全是清净,未免轻飘;全是苦痛,未免沉重。

 

原本清净的床第,后来沾染上爱的气息,后来又只剩得悔恨的气息……同一张床,帮你经历人生,体验人生罢了。

爱之温床,也是杀机之床,亦是余恨之床。

床不变,是心在变,温度在变罢了。

上苍,是要冷冷告诉你,世间冷暖,不过是心之温度吗?

 

《又一春》中,小孩长大了,又成了小和尚,又玩起了当年小和尚玩的栓鱼栓蛙的游戏……生命,原来都不过是不厌其烦地重复罢了。

上帝看够了,而出生的每个人依旧新鲜饱满地迎接这一日日,一月月,一年年,直至归去。

谁,不是老者眼中的重复?

谁,不是天地眼中的重复?

唯一可幸的是,这荣枯的天机尽在其中实现着,天地要的只是这份生生不息的延续吧。

 

人,从山中出生终是幸事,因为无论走多远,都不会忘记他的家园是山中。他日,他定会有归来之日,还原他自己之日。

若,生于闹市,在其中颠扑浮荡,以为这便是他的此岸和彼岸。他将何处觅真土,见真性?

 

活着,与其悲哀人生的反复无常,不如调试生命的开关——控制不了宇宙大境,控制自己的开关就好。

一叶障目,便可不见世界;一欲不染,宇宙便可无关。

 

生命意识的苏醒,感同身受也好,由欲生爱也好,其实都证明了人是绕不过自己这具肉体存在的,只能由自己身受,去感悟他人身受——由一己器管,去感受精神灵镜;由一己之身,而进入世界苍宇。

想要浮出这世界,还须从挣脱己身开始。

 

2017-7-20

 

   阅读(?)评论(0)
上一篇: 为了那点东西 下一篇:夜湖,听啸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